中国核心价值全面崩盘

当摇滚歌手崔健还在呐喊:“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而作家韩寒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的女人搂着有钱人,有钱人搂着官员,官员搂着大老板,大老板搂着漂亮女人。
5月28日媒体报导:中国北京有家婚恋教育中心,是一家专门教女人嫁给有钱人的补习班。班主任开门见山的说:这年头讲啥都没人听,只要打出“如何嫁入豪门”教战课程,开班短短几个月,已经吸引近3千名女性学员。这间位于北京的德育女学馆,课程丰富多元,除了个人形象打造,还教授如何看面相,另外西餐礼仪,音乐疗法,SPA养生,一直到茶艺教学等等,包山包海全都有。
虽然收费并不便宜,30小时的综合课程,最低收费2万人民币起跳,但如果因此成为豪门贵妇,也算是以小搏大的投资。上了半天课,就等这一刻,不少富一代挑媳妇,富二代选妻子都会自动上门。但在看人之前,介绍费就要先付3万人民币。而不管结果成不成,业者两边赚,可以说是最大赢家。

班主任不讳言:外在美是走进豪门的第一张入场券。

补习班传授的是麻雀变凤凰的速成秘笈,因内在美已经来不及恶补。男人在等不及看到你的灵魂之前,他早就被另一个女人的美色给征服。所以,第一堂课就是学化妆术,而有关造型、美容、瘦身、美姿美仪,甚至微整型等内容,占课程半数以上,毕竟胎脱换骨才能先驰得点。为了穿上王子的玻璃鞋,众美女不惜削足适履。而美女的天敌是岁月,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逝,为了对抗岁月,更要努力维持青春不老。

“嫁入豪门”成为新兴行业,市场的形成,是因为先有买方,才有卖方。而始作俑者就是中国富豪选妻如选妃的海选征婚。

从2003年上海一富豪斥资数百万在全国100多家媒体刊登征婚广告以来,到2005年,连续三年有自称身家过亿的三位富豪以相同手法,斥百万钜资以密集的广告轰炸进行征婚。其中有位32岁的富豪,洒300万元人民币在全国20余家媒体刊登征婚广告,直接表明只要“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

至此,类似的富豪一掷千金征婚大有越演越烈之势。

2007年,曾登富比士中国富豪榜的20多名男士与选美佳丽集体相亲。2008年,在广州有富豪与选美冠军举行相亲会。而在上海有40名富豪与相亲的女性共乘游轮至顶级别墅聚会。2009年,南京师范大学举行一场百万名车见面礼的富豪征婚,锁定校花,成功吸引近七成的女大学生。2010年,苏州富豪在南京的巴士大卖广告,征求集赵雅芝扮演的白素贞,刘亦菲饰演的七仙女,及董洁所演的祝英台等“仙女气质”于一身的女子做老婆。而广州一场所谓“全球私人甄选佳丽”活动,其实就是18位富豪砸重金寻找美娇娘。另一个场景,深圳8位富豪的“名流游艇会”,吸引上万名美女蜂拥报名,中选率比考公职还低。

而中港台凭藉天生丽质的女星与富商的闪婚则催化了这股风潮。

当倾城倾国遇到富可敌国,各种戏剧化元素可以写成一本百科全书。远的有台湾女星林青霞舍20年爱情长跑的秦汉,转而嫁给认识一年的香港富商邢李原。近期则以港星梁洛施在李泽楷一个晚上19万的攻势下,飞上枝头。而连生三子的梁洛施,母凭子贵,进不进门已无损于其豪门地位。而大陆女星刘涛结婚了,但新郎并非相恋多年的男友,而是仅仅认识二十二天的富商王珂。

但是,嫁豪门,不如嫁对人,否则,贵妇也会变怨妇。

富商即使娶得美人归,但还是很难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林”。所以,忠诚不可多得,逢场作戏总难免。而最难堪的是:女星贾静雯在医院待产前夕,丈夫却深夜驾车与长发美女同游。最伤心的是:名模王静莹打落牙齿和血吞的长期家暴。最遭糕的是港星叶蕴仪生女不生子,丈夫外遇不断,五年婚姻曲终人散。

利益驱动“财”与“貌”的交易,冲击社会价值观。

当然,不能说有钱就没有真爱。但商业主导下的财富猎艳游戏,爱情能扔多远就扔多远。上海女人说:没有房子,想结婚也是门儿都没有。而玛莉莲梦露则露骨地唱出“钻石是女人最好的朋友”。所以,为了拥有一颗掉下来能砸疼脚趾的南非钻石,南京一位硕士毕业任职外商企业的29岁朱姓女子坦言只有一条路:“嫁个有钱人”。

男人以财富博取美人心,女人以美色换得金龟婿。而为了能够血拼扫货,吃香喝辣,花钱如流水,无价的爱情可以量化成具体的财务数字,“嫁入豪门”补习班则顺势提供踏上此一捷径的葵花宝典。

当“嫁入豪门”成为一种人生目标,时尚流行,导致莘莘学子也一切向“钱”看。2005年广州两名富豪财大气粗的开着宝马(BMW)到校园征婚,结果有超过一百三十多位的女大学生争相应征。而另外一项针对青少年的“性教育大调查”,结果竟然有相对不算低的比率为了“嫁入豪门”,可以接受未婚怀孕的手段。

物化女性的富豪征婚,社会没有抵制抨击,传媒更是津津乐道。江苏电视台一个电视节目,女性来宾当着镜头畅言:“宁可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耍浪漫”,一时被大陆单身女性奉为圭臬。

当官商勾结,财富集中垄断造成贫富悬殊,整个社会不以道德论高低,而是财富论英雄的畸形价值观。当贪腐官员不问来路的聚钱敛财,社会则笑贫不笑娼。不论是为大老婆量身打造的嫁入豪门课程,还是专门培训小三的二奶学校,这些崇尚物欲、唯利是图的教战产业,折射出拜金狂潮席卷中共统治下核心价值全盘崩解的社会实况。

无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