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奕迅的撕心裂肺

引子:
谁的歌声
黑夜中歌泣
凄凉无比
亦带着纵欲之火
脆弱且撕心裂肺
终日以怒为萼
以悲为蕊
以泪拂面

‘有人问我,我就会讲,但是无人来。’
一个人的一生便是在高潮与低潮中沉浮,在等待中失望。此句看似十分得平淡,但却蕴含一种悲凉之感,轻叹低吟,一句道破自己内心的向往之情,期待有人来问候,期待被重视。‘但是’一词却又是一个转折,一个失落点,无人来。

‘我期待、到无奈,有话要讲,得不到装载’
‘期待’是每个梦想的开始,‘无奈’是每个寻梦之路的必经低谷,乃为人生低潮。心中的酸涩冲击苦胆,抑郁成疾,想要倾诉又找不到对象,对白总是自言自语,得不到解脱与释怀。

‘我的心情犹像樽盖等被揭开,咀巴却在养青苔’
‘犹’是指犹然,反映出内心已经压抑了很久。‘等’写出了内心的极度渴望。心中的所有的不安所有的想法非常希望有人来了解。非常地想要证明自己。‘嘴巴却在养青苔’表明身心仍在阴霾之中,无人问津。

‘人潮内,愈文静愈变得不受理睬,自己要搞出意外。’
在薄情寡义的众人面前,为了出众为了得彩必然得哗众取宠。自编自演得开始装模做样,相信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故意惹是生非引起某人的注意,为得只是不再被冷落。

‘像突然地高歌任何地方也像开四面台’
内心想要爆发渴望释怀,站在时间的尖端想要嘶吼与迸发自己的力量,‘四面台’,一个任何角度都能看到的高台,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高端地带。人性亦是如此,在某压力膨胀到了极点时便爆炸,向周围的环境发泄;感慨。

‘着最闪的衫扮十分感慨,有人来拍照要记住插袋’
这是对成功以后的冥想,在被遗忘以后渴望加倍得凸显自己。穿最闪的衫当最显眼的人,扮十分感慨仿佛自己天生高贵。一切都应太渴望。不以为然,是人都有一份虚荣心,一份妒忌心理。

‘你当我是浮夸吧’
这句话仿佛就像一声咆哮,将所有痛彻心扉的悲吟全部吐泄出来。有自尊没自信,用‘浮夸’一词为自己减压。站在自己的角度揣摩别人看待自己的目光,也在不断地鼓励自己。若看不惯我的作风,你便嘲讽即可。最后的语气词‘吧’带着一种强调与叹息、并由此引入歌曲的高潮部分。

‘夸张只因我很怕’
想必每个人都是如此,一紧张一害怕便不知所措,过度地夸张或者忽然地沉默来掩饰自己。举手投足又会不会让人想入非非?

‘似木头似石头的话得到注意吗’
不想在自己在意的人的面前表现地呆板,想要引起对方关注,博得一些好感,证明自己的存在的重要感,反问的句式反而更加强调了这一点。

‘其实怕被忘记至放大来演吧’
想必所有人都曾尝过孤独的滋味,或是被遗忘或是被湮没,渐渐地淡出人们的视线,努力想要受到关注得到肯定,毕竟人人都有情感,人人都怕自己得不到向往的那份情感。故将自己的事加倍去放大去做引人注意,极力地想去付出更多。

‘很不安怎去优雅’
身在低谷的人,每当自己做出一些事情时,都会不断反复回忆自己的一举一动,是否会
让人反感或者是否会给别人带来好感,极度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内心骚动,十分动荡不安。虽不会明显表现出来,言行举止仍会带着紧张感。

‘世上还赞颂沉默吗不够爆炸’
这一句是对世间时态的一种质疑,曾经以为是‘金子总会发光’,到头来自己再默默付出也得不到赞美与关注。付出许多等不到等量收获。不满、烦躁、踌躇、悲伤交融在一起逆流在血液中,冲压着脑细胞,仿佛就要爆炸。不!简直远远不只是爆炸!

‘怎麽有话题让我夸做大娱乐家’
总有人指指点点挑出诸多不是,仿佛在笑话自己,讽刺自己。变成别人的笑料。

‘那年十八母校舞会,站着如喽罗’
这句开始回忆当年的一段故事与经历:在舞会上无人问津,更由于自卑心理紧张使自己言行怪异。仿佛在别人的眼里是异类一般。

‘那时候我含泪发誓各位,必须看到我’
心中埋下一个梦想,噙着泪水默默许下誓言。可见心里已是极具压抑,一种理想居然也变得偷偷摸摸。‘必须’一词着重于强调自己的期许,一定要成功!必须要成功!

‘在世间平凡又普通的路太多,屋村你住哪一座’
此句开始抒发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时间百态,可诸多确实默默无闻地小人物,无论是前行的方向及道路,仿佛永无出头之日,你我都如此。‘屋村’是心中指理想的象牙塔,‘你’可能是指梦想,也可能是指自己爱恋已久的爱人。世界上的选择千千万万,到底何日才天明,何日才能达到理想彼岸?

‘情爱中工作中受过的忽视太多,自尊已饱经跌堕重视能治肚饿’
如今的日子天天都循规蹈矩,不敢大胆彰显自己。爱情上受到伴侣的冷漠。工作中受到忽视与质疑。自尊被慢慢磨损,就如同硫酸侵蚀般。心情上下起伏不定。一而再再而三地跌落于人生的低谷。已经太累受不起折磨。一句慰藉一个小小的关怀都能让心灵温暖一些。

‘末曾获得过便知我为何,大动作很多犯下这些错’
每个人都曾经幻想过成功的欢欣,或是看到别人成功时的光环,或是被旁人影响。为何成功总是这么得来之不易?不用多想便知道成功后事多么地幸福与满足。因为曾经幻想,所以一度迷失。或是为了去获得成功而犯下一些令人不能启齿地低劣错误,或是在努力过程中不知不觉变成倦鸟开始低迷、放弃,又渐渐颓废。如此的大幅度动作,亦有努力,亦有犯错。

‘搏人们看看我算病态麽’
已成功的人们用异样眼光看待自己。因为自己的失败和错误,他们用指指点点言行举止的厌恶来折磨着自己。供你们围观,把血痂撕开让人评头论足。

‘幸运儿并不多,若然未当过就知我为何,用十倍苦心做突出一个’
被赞扬被崇拜被喜爱的人并不会很多。这句有些讽刺自己的失败。又强调了自己从成为过这种‘幸运儿’,但是十分期待,并且充分知道成为这种‘幸运儿’后的奇幻滋味。这便是自己为什么如此煞费苦心努力的原因。当一个别人眼中完美的‘幸运儿’!

‘正常人够我富议论性麽’
这句也许是一句幻想,或许是一种自嘲,可能是一种自我评价。自己非‘正常人’,如自己所愿成为一个让人诧异的‘异类’或者是‘幸运儿’,这股议论性包罗万象,有批评、讽刺、赞美、等无数来自他人对自己的看法。

‘你叫我做浮夸吧,加几声嘘声也不怕。我在场有闷场的话表演你看吗’
这句是‘你叫我做浮夸吧,夸张只因我很怕’的升华句。更加突出了自己的无所畏惧和无所谓。任他人去言论,任他人去践踏蹂躏自己的人格。就是要活出自己,就算是热嘲冷讽轻蔑与攻击,都不会再害怕!属于自己的舞台,自己的人格!

‘够歇斯底里吗?以眼泪淋花吧!一心只想你惊讶’
‘够’一词完美地衬托出了‘歇斯底里’,又已反问句来强调‘够了吗’这一概念。充分反应了人物内心的郁结与崩溃感。‘以眼泪淋花吧’,用眼泪来默默洗涮自己疲惫悲伤的心灵,‘吧’一语气词表露出了无限感慨。‘一心只想’又点明了自己的目的。
‘你’可以指自己的爱人,可以指曾经轻蔑过自己的人,可以指自己在意的人,也可以
指自己的心语。只想在‘你’的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让‘你’注意到自己,更加在意自己一些。

‘我旧时似未存在吗?加重注码’
反省了下自己的过去,曾经的过去。就像自己从未出现过一样,无人问津,宛如自己陷
入一个无人之境。没有慰藉,没有关怀。因此更加地疯狂去引人注意,去获得更多的荣誉与赞美,加重自己的自尊筹码。

‘青筋也现形话我知现在存在吗’
努力到精疲力尽也不放弃,‘青筋’可以指自己的本性。使出十八般武艺表现于众。就算如此,‘你’的眼中有没有注意到我了呢?

‘凝视我,别再只看天花’
这句带着一些恳请,但更多地体现的是一种命令。‘别再’一词表现了自己受够了这种被无视被轻蔑的目光。‘凝视我!’,一种强调。

‘我非你杯茶也可尽情地喝吧’
完完全全地吐露自己的心声,迸发了自己的悲哀感:别再折磨我的情感,别再蹂躏我的自尊。‘杯茶’一词体现出自己曾被玩弄于鼓掌之间。这一句是一种解脱。

‘别遗忘有人在为你声沙’
最后吐露出一句自己的初衷与感慨:(这里的‘你’应指爱人。)请不要再无视我!不要再冷漠‘我’,遗忘‘我’。

曾有那么一个人,为‘你’付出自己心血,为了‘你’声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