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

小时候,第一次恋爱时,我们希望对方也是第一次谈恋爱。
再大一点, 对方是不是第一次恋爱我们不在意了,只要是初吻就好。
再大一点, 对方是不是初吻我们不在意了, 还是第一次就好。
再大一点, 对方是不是第一次我们不在意了,只要和自己之前别有过太多人就好。
再大一点, 对方是不是在认识我们之前跟过很多人我们不在意了,只要和我们在一起后别再和之前的那些人联系了就好。
再大一点, 对方是不是还和之前那些人联系我们不在意了,只要他们不再见面了就好。
再大一点, 对方是不是和之前那些人还见面我们不在意了,只要别做出格的事就好。
再大一点, 对方是不是和之前的人做了出格的事我们不在意了,只要别再有新人了就好。
再大一点, 对方是不是有新人了我们不在意了,只要对方和第三者在一起只是玩玩,不是真心的就好。
再大一点, 对方是不是和第三者真心在一起我们也不在意了,但只要别让我知道就好………..
是我们是真的不在意了吗?
是我们成熟了,可承受的残缺越来越多了?
是我们妥协了,不得不选择去承受越来越多的残缺?
是现实社会和生活越来越多的展现出它真实的残缺?
真想反问,我们到底是成长了还是被他妈的生活强奸了后不得不呐喊出来的叫床声。

转自--Happiness(原题目:呐喊出来的叫床声)

无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