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时的东西但心灵触动–[5.12]残骸。你上线啊!!!!

月之残骸。是一个亡灵战士。是一个喜欢杀联盟的战士。会长曾经多次让他当MT。可是他不同意。一次他好不容易换上盾牌开始抗哈卡。打到8%血的时候突然换上大刀。UT里大喊到。斩杀!然后自己瞬死。灭团
月之残骸是我wow里第一个好友。也算是最后一个了。
记得一次残骸被女朋友甩了。大半夜3点给我打电话。一看就是喝多了。听着他地道的四川口音我有些好笑。
“你呀。真没出息。平时里杀联盟的气势呢?”
一次残骸拿到了AL兄弟会大剑。他兴奋的在UT吵吵嚷嚷。并且表示自己才不会象传说的那样。拿了AL后在无兄弟。从此他更努力了。而且有时候需要也会拿上盾牌。
风暴前夕那阵子。大家都开始刷荣誉。我跟残骸也是。我是兽王猎人。他是武器战士。只见一个全身发红的猎人跟一个开着卤莽的战士两个人就把有5个联盟驻守的铁匠铺拿下。
开了70。我们俩一直组队升级。可是却比别人慢出不少。因为我们见到联盟就会去杀。虽然有时候对方比我们多三倍
那天残骸KLZ毕业了。拿着国王护卫者对我说
“嘿嘿~我现在武器装跟防装都有了。hohohoho。”
谁知现在KLZ一个小时就完事。
5。12那天的下午。我已经记的不是星期几。
我们25个人在下BT。
残骸负责当2T。
“残骸!一会拉好小火!别让他烧到大家!好开怪!”
然后在把蛋蛋打到90%血的时候。突然团队里掉了一半的人。然后灭团了
大家都在UT嚷嚷“什么破FWQ。关键时刻掉线。等等他们吧。”
等了大概半小时以后。我也掉了。然后就在没上去。
第二天的新闻。报纸都报道。四川汶川大地震。
往后的几天里。这类报道越来越多。死亡人数在不段上升。各国也都象汶川发出救援部队。我也拿出了我当时裤兜里所有的钱。146块钱。捐给
了汶川的同胞们。之后所有的网站都变成了灰色。所有的游戏全部三天不许登陆。
这些天看着一幕感人的画面。我眼眶多次湿润。
过了一镇子。我登陆了wow。大家都很沉痛。有的在外地战友不幸失去了远在汶川的父母。
我们也只能叹息着。却帮不了他们什么。我打开好友名单。月之残骸。离线。然后我也下线去了
大概过了两个月吧。中间我给残骸打过几次电话。往他家里也打过一次。都是无法接通。然后我郁闷的骂了声靠。这小子居然两个月没骚扰我
一天中午我骑着狼在战场里杀人的时候。月之残骸上线了。
我赶紧密他“我靠你的。玩消失啊。想死你哥我了”
他没有理我
然后月之残骸在公会里说了一句话。
“大家好。我是月之残害的哥哥。这是我弟弟的号。知道他很喜欢玩魔兽世界。我也在这区建个小号。可是太复杂了。玩不明白。”
“啊呵呵。你好啊。残骸那死猪呢?”会长问到
“他已经去世了。”
公会里沉默了几秒
“哈哈。大哥。你少装。你就是残骸。那小子八个联盟都砍不死他呢。赶紧给爷爷承认。”我手点发抖
“对不起兄弟们。这是真的。他跟他的妈妈都在地震中遇难了。。。对不起。。。”
月之残害下线了。
我疯狂的拿起手机。然后拨通残骸的手机。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然后我又拨通了他家的手机。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在拨”
“擦!”
我登陆了QQ点击了残骸灰色的QQ。进入他的空间
他的空间连个日志都没有。图片也没有。我进到了留言里
里面有几个留言
“走好。”
“一路顺风。”
“弟弟。在那边要照顾好妈妈”

我鼻子开始发算。泪水也不知不觉的掉下来
然后我重新登陆WOW。
在公会里说
“残骸已经去世了。”
然后我打开好友目录。看着残骸的名字。念念道
“残骸。。。你上线啊。。。你把300金还我啊。。。你上线啊。。。”

过去了整整一年。
你小子在那边挺舒服吧。拿着我的300金自己跑了有点不讲究了吧。你一走啊。我下战场总是第一。在没有战士能象你那样开着卤莽在人群里旋风斩。
我凭着记忆输入帐号密码登陆我的猎人
发现已经物是人非。然后打开好友目录。
月之残骸。离线。
我还是静静的等了一会。等他上线

有人问。汶川地震死了多少wower。?
回答是。一个没死。他们只是掉线了

无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